游客发表

我多么孤独!小孩就不会想到死吗?我也不是一个小孩子。我已经交了入团申请书。老师说我性情不开朗。 也有人写论文讨论过

发帖时间:2019-11-02 02:08

对赋、我多么孤独比、我多么孤独兴问题,也有人写论文讨论过。举例来说,如《文学遗产增刊》第一辑中《<诗经>中的赋比兴》一文集中讨论了兴的问题。此文搜集的材料相当丰富,但却否定了兴的艺术手法。文章的结论是所谓兴,不过“儒家的《诗经》学者利用这种特别形式,大讲其温柔敦厚之道,以为都是委婉含蓄,寄意深远,这都是他们脑子里想出来的”。又说:“如果我们要说《诗经》里面真是有一种什么所谓兴,那么这种兴究竟是什么性质,是无法弄清的。有许多兴辞,只能把它当作赋或比看,才合诗的原意。有的兴辞,它确实和下文没有关系的……那么,兴的问题的争论,不会再有什么意义的了。”这种对兴的艺术手法的否定态度,恐怕是很成问题的。不论赋,不论比,不论兴,在《诗经》中都是诗人普遍运用的三种手法。特别是兴,是《诗经》中民歌的艺术特点之一,绝对不容抹煞。儒家学者利用兴的手法来宜传封建教条是一回事,它在《诗经》中是否存在又是一回事。我们决不能因为他们利用这种手法来宣传诗教而否定这一手法的存在。此文认为兴既然有同赋的、也有同比的,那么兴就不存在了。其实这是把复杂的东西简单化了。

陈奂的《诗毛氏传疏》,小孩就不会想到死吗我小孩子我已集古人对《诗经》训沽考据的大成,小孩就不会想到死吗我小孩子我已而且书末附有《释毛诗音》、《毛诗说》、《毛诗传义类》和《郑氏笺考微》,所以近代研究《诗经》者都极推祟它,书中虽也有粗略失误之处,不过终究是瑜多而瑕少。但是陈氏完全按照《诗序》和《毛传》宣扬的封建教化观点加以鼓吹,这是我们今天必须加以剔除的。《毛诗传笺通释》的作者马瑞辰,精通六书和古语的训诂,他的解释,参考《诗序》、《毛传》和《郑笺》,但不完全盲从。其中虽然有一些地方过于追求立异,不过多数见解新颖而不穿凿附会,是研究《诗经》的必读的参考书。从反对《毛诗》的来说,姚际恒的《诗经通论》是很重要的一部着作。姚际恒是把《诗经》当作文学作品来研究的,他的评论着重于对诗篇主题的探讨而不是文字的训诂。他对《诗序》和《诗集传》都进行了一些批判,但他毕竟受阶级意识的限制,如对《葛覃》一诗,他不同意《诗序》“后妃之本”的说法,也不同意朱熹“此诗后妃所自作”的解释,但自己却说“此亦诗人指后妃治葛之事而咏之,以见后妃富贵不忘勤俭也”,还是脱不了旧说的巢臼。 成了淫诗。在我们今天看来,也不它是真实地反映了《诗经》时代的男女关系“写出了他们在恋爱结婚过程中各种不同的感受,也不恋爱、结婚与礼法制度的矛盾和妇女家庭生活的各个方面。《管子·入国篇》说:“凡国都皆有掌媒,丈夫无妻日鳏,妇人无夫曰寡,取鳏寡而合和之,谓之合独。”《周礼·媒氏》说:“仲春之月,令会男女;于是时也,奔者不禁。”周统治者为了蕃育人口,规定每年春天二月作为开放月,让青年男女自由选择对象,自由同居。《诗经》中一部分恋歌,很明显地反映了当时人民恋爱、婚姻是比较自由的。《郑风·野有蔓草》可能就是一位男子写他在仲春之月遇见一位合意的女子的诗。《郑笺》:“蔓草而有露,谓仲春之月,草始生,霜为露也。《周礼》:‘仲春之月,令会男女之无夫家者。’”他这一段话,说出了这首诗的产生时间与背景。《诗序》说:“民穷于兵革,男女失时,思不期而会。”《诗序》说出了诗的社会很源。一大批超岭未婚的男青年,在开放月里,偶然在路上遇见素不相识的女子,只要她外貌美,也就感到适合心愿,谈不上她的内心美不美了。诗的第一章说:

  我多么孤独!小孩就不会想到死吗?我也不是一个小孩子。我已经交了入团申请书。老师说我性情不开朗。

出来的农业财富,经交了入团统治者也窃为己有,经交了入团用来歌颂自己,说成丰收是天的降福。如《丰年》说:丰年多黍多稔, 丰年小米大米多,亦有高廪, 高高粮仓堆积起,万亿及秭。 数目成万又成亿。为酒为醴, 酿成醇酒和甜醴。烝畀祖妣。 献给先祖与先妣,以洽百礼, 牲玉币帛一齐祭,降福孔皆。 愿帝降福与天齐。这些都是“歪曲的形态”,而且这些诗歌缺乏描写的生动性,艺术价值也很低。不过,也不应该把它一棍子全部打死。如写农业生产的《载芟》、《良耜》,反映人民畜牧、渔业生产的《駉》、《潜》,写古代各种乐器的《有瞽》,都含有人民创造的因素在内。《商颂》中的《长发》、《玄鸟》,保存了关于殷商的神话、史实,是研究中国历史和神话传说的好资料。所以我们分析《颂》的内容,应该采取实事求是的态度,在剔除糟粕后,将其情华继承下来。除了庙堂乐章之外,《诗经》中还有一部分 除了土地外,申请书老师说我性情统治阶级内部还常为争夺政权而发生激烈的争斗。前面说过,申请书老师说我性情房王是一个暴虐而又贪财的人,与民争利,被国人毁谤,后来又被赶掉,这是人民与国人联合推翻统治者的革命.这次革命的情况,《史记·周本纪》记载道:“王怒,得卫巫使监谤者,国人其敢出言。三年,乃相与畔袭厉王,厉王出奔于彘。厉王太子清匿召公家,国人闻之乃围之。召公乃以其子代王太子,太子竟得脱。”在这次大暴动中出现了两个政府:一个是以周公、召公为首的共和政府,《史记·周本纪》:“召公、周公二相行政,号曰共和。”一个是以共伯和为首的共和政府,《竹书纪年》:“厉王十三年,王在彘,共伯和即于王位。”《庄子·让王篇》:“故许由娱于颖阳,而共伯得乎共首。”郭象注:“共伯者,周王之孙也。怀道抱德,食封于共。厉王之难,诸侯立之。宣王立,乃废。立之不喜,废之不怒。”两派相争的结果,周、召派最后成功,宣王继位。《大雅·桑柔》即反映这时社会情况,以及两派政权的彼此对立。朱熹说得好:“此诗之作,不知的在何时。其言‘灭我立王’,则疑在共和之后也。”朱熹依据诗的内容,打破“厉王时芮良夫谏不听,作《桑 鹑之奔奔。 鹌鹑也知双双飞。人之无良,开朗 这人鸟鹊都不如,开朗我以为君。 反而占着国君位。诗人斥责统治者连禽鸟都不如,这样富有战斗性的诗句,在《诗经》中并不是很多的。诗人讽刺统治者的淫乱,用比兴的手法,犀利的语言斥责他们不配当君主领袖。其他如《齐风》的《南山》、《敝笱》,都是讽利齐襄公与他的同胞妹妹通奸的丑行,但是都说得比较隐晦,不象《鹑之奔奔》那样大胆。《诗经》里还有揭露统治阶级残暴的诗,例如《秦风·黄鸟》,它是秦国人民反抗残酷的用人,殉葬制度的歌唱。《诗序》:“《黄鸟》,哀三良也。国人刺穆公以人从死而作是诗也。”按《左传》和《史记》都记载这件事。《左传·鲁文公六年》;“秦伯任好卒,以子车氏之三子奄息、仲行、鍼虎为殉,皆秦之良也;国人哀之,为之赋《黄鸟》。”《史记·秦本纪》“缪公卒,从死者百七十七人,秦之良臣子舆氏三人名曰奄息、仲行、鍼虎,亦在从死之中;秦人哀之,为作歌《黄鸟》之诗。”说与《诗序》相合。《黄鸟》一诗,反映了当时社会

  我多么孤独!小孩就不会想到死吗?我也不是一个小孩子。我已经交了入团申请书。老师说我性情不开朗。

此可见,我多么孤独《二南》的产生地包括河南的临汝、我多么孤独南阳,湖北的襄阳、宜昌、江陵等一带地方。在十五国风中是最南的了。《二南》的特点,作者多为妇女,反映她们劳动、恋爱、归宁、思夫等生活与思想感情。还有一些礼俗诗,如贺婚、祝多子诗。从音乐上说来,它可能受了南音的影响,《吕氏春秋·音初篇》说:“涂山氏之女乃令其妾候禹于涂山之阳。女乃作歌,歌日:‘候人兮猗’,实始作为南音。周公召公取风焉,以为周南召南。”这是《二南》的地方性。《左传》说:“汉阳诸姬,楚实尽之”,《二南》的产生地,后来都被楚国吞并,所以有人称它为《楚辞》之源。二、《邶》、《鄘》、《卫》,春秋时人认为它都是卫诗。①今本《诗经》,《邶》十九篇,《鄘》十篇《卫》十篇可能是毛公随意分的。②这组诗可考而最早的是《硕人》。《左传·鲁隐公三年》:“卫————————————————————————————① 《左传·鲁襄公二十九年》:“吴公子札来聘,请观于周乐,……使工为之歌《邶》《鄘》《卫》。曰:美哉!……是其卫风乎!又《三十一年》,卫北宫文子引《邶风》称卫诗。可见春秋时人认为《邶》《鄘》《卫》是组诗,都是卫诗② 《汉书艺文志》云:“《诗经》二十八卷”,以《邶鄘卫》为一卷,独《毛诗故训传》析《邶》《鄘》《卫》为三卷,多了两卷,为三十卷。 窜改民歌,小孩就不会想到死吗我小孩子我已作为自己的歌唱,小孩就不会想到死吗我小孩子我已如《载芟》、《良耜》等。它们的倾向性也不问可知,总是反映统治阶级的利益,把农民辛劳所创造的财富,说成统治者祖先的功劳,并希望农民更加致力于生产,以让他们剥削到更多的东西。《豳风·七月》错综复杂地叙述了豳地农民一年四季无休止的劳动过程和劳动生活的各个方面,描写了各个季节的物候变化,是一幅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交织着的周民劳动生活的图画。七月流火, 七月火星向西方,九月授衣。 九月缝衣女工忙。一之日觱发, 冬月北风辟拍吹,二之日栗烈, 腊月寒气刺骨凉。无衣无褐, 粗细布衣都没有,何以卒岁。 怎样过冬心悲伤!三之日于耜, 正月赶快修农具,四之日举趾。 二月大伙下田忙。同我妇子, 约我老姿和孩子,馌彼南亩, 送饭南盲喷喷香,田畯至喜。 田官老爷喜洋洋。

  我多么孤独!小孩就不会想到死吗?我也不是一个小孩子。我已经交了入团申请书。老师说我性情不开朗。

大昌的《诗论》,也不攻《序》尤力。朱熹的《诗集传》与《诗序辩说》出,也不《毛诗》的传统才开始动摇。吕祖谦的《吕氏家塾读诗记》和严粲的《诗缉》,虽为信仰《诗序》的着作,且其中亦有精辟之见,但他们的声势,远不如废《序》说的浩大。以上儿本书,也是我们必需参考的。朱熹虽为攻《序》名家,但他说诗的基本观点,和汉人是一致的。如《关雎》,《诗序》说是“后妃之德”,《集传》说:“文王生有圣德,又得圣女为之配。介又如《桃夭》,《诗序》以为“后妃之所致,《集传》说为“文王之化”。可见他同样地受《毛序》的桎梏,不能就诗论诗,从文学的角度来研究《诗经》。而且他在训沾方面也不及汉儒;关于协韵之说,亦有问题。不过朱熹对赋、比、兴的定义,下得比较恰当;说《风》是里巷歌谣,是男女各言其情的诗,很符合当时社会实际情况。他对诗歌的难字,有简明的注释,并有注音,文字浅近,章后又有概括的说明,使人容易理解,对初学者是有帮助的。到了元、明二代,《诗经》学的研究都是《集传》的天下。元代如刘谨的《诗传通释》、刘玉汝的《诗缵绪》等书,都是疏释《集传》的书。明初

大师是宗周的根抵,经交了入团虺蜴二字把当时人的本质形容得很透彻,经交了入团“氐”字也指出了尹氏在宗周的重要性。借喻是正文全隐,以比喻代表正文。如《硕鼠》说:“硕鼠硕鼠,无食我黍。”诗人借田间的大老鼠来比贪婪的剥削者。这种形象性的词汇,最足引起读者的同感与共鸣。还有一种带有讽刺性的借喻,如《新台》说:“燕婉之求,得此戚施。”据后人考证,“戚施”就是现在俗语说的癞蛤蟆。诗人借它比喻丑恶的卫宣公。又如《北风》说:“莫赤匪狐,莫黑匪乌”,诗人借狐狸和乌鸦,喻当时的统治阶级,增强诗的思想性与形象性。高尔基说:“讽喻是一种极方便的思想外衣,是思想的容器。在讽喻里边可以很巧妙地将讽刺、刻薄语和无所顾忌的言词掩藏起来。在讽喻当中可以包含丰富的思想内容。”象上面说的“硕鼠”、“戚施”、“赤狐”、“黑乌,等就是很好的例子,加强了诗的艺术感染作用。博喻是诗人遇到不易使人理解的事物,或者需要强调的某一种事物,因而用多种的喻体来形容、说明本体。如《卫风·淇奥》:“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按“匪”是“斐”的假措 甫墓志铭》中称赞地说:申请书老师说我性情“上薄《风》《雅》,申请书老师说我性情下该沈宋,言夺苏李,气弄曹刘,掩颜、谢之孤高,杂徐、质之流丽,尽得古今体势,兼人人之所独专。自诗人以来,未有如子美者。”方孝孺《谈诗》说:“举世皆宗李杜诗,不知李杜更宗谁?能探《风》《雅》无穷意,始是乾坤绝妙辞。”他们都指出了《诗经》对杜甫的巨大影响。杜甫揭起了“亲《风》、《雅》”的大旗,推动了唐代诗歌的发展,中唐白居易等所提倡的新乐府运动,就是在《诗经》、汉乐府、杜甫启发下所形成的现实主义的诗歌运动。白居易着有《白氏长庆集》七十一卷。他把自己的诗分为讽谕、闲适、感伤、杂律四类。白诗的精华首推讽喻诗包括《秦中吟》、《新乐府》共一百七十多首。多半是针对社会上不合理的现象给以无情地揭露和批判,是中唐时代的一面镜子。讽喻诗的内容大约有如下几个方面:第一,反映人民疾苦和揭露统治者横征暴敛的,如《杜陵叟》:“剥我身上帛,夺我口中粟,虐人害物即豺狼,何必钩爪锯牙食人肉!”《卖炭翁》“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残愿天寒。”《纳粟》:“有吏夜

父、开朗孟子究竟是什么人,开朗却还是不知道。至于《诗经》中的许多民歌,那就更无法知道它出自哪一位劳动者之口。比如《伐檀》,我们只能估计是一群伐木造车的工匠们的愤怒坑议;《七月》,也只能揣测它是农夫和农妇们在拼作、采桑时的集体歌唱。《氓》是一位弃妇悔恨之词,《君子于役》是一位思妇缠绵之作。由于他们的吟唱引起了许许多多人的共鸣,所以能在民间广泛地口耳相传,不断地修改,成为集体的创作。其最初作者为谁,倒并不是很重要的了。汉代的经师们,对《诗经》的作者,有不少说法。如《毛序》说《燕燕》是卫庄姜的作品,《韩诗》说它是卫定姜所作。渭人崔述反驳说:“此诗之文,但有惜别之意,绝无感时伤遇之情,而诗称‘之子于归’者,皆指女子之嫁者言之,未闻有称‘大归’为‘于归,者。恐系卫女嫁于南国,而其兄送之之诗;绝不类庄姜、戴妫事也。”崔氏按诗的内容,分析主题和作者,非常精确。汉代经师的说法往往主观臆断,大都是不可靠的。总之《诗经》的作者,有农民,也有士兵,有官吏,也有贵族,有男子,也有妇女。他们的作品,有随心所之的歌唱,也有刻意精心的吟哦, 歌的整理和加工者,我多么孤独其中包括民间歌谣、我多么孤独文人创作以及庙堂乐章。朱自清在《经典常谈》中对此作过一番总结性的解释,他说:“春秋时,各国都养一班乐工,象后世阔人家的戏班子,老板叫太师。各国使巨来往、宴会时都得奏乐唱歌。太师们不但得搜集本国乐歌,还得搜集别国乐歌。除了这种搜集来的歌谣以外,太师们所保存的还有贵族们为了特种事情,如祭祖、宴客、房屋落成、出兵打猎等等作的诗,这些可以算是典礼的诗。又有讽谏、颂美等等的献诗;献诗是臣下作了献给君上,准备让乐工唱给君上听的,可以说是政治的诗。大师们保存下这些唱本儿,带着乐谱、唱词儿共有三百多篇,当时通称作“诗三百”。到了战国时代,贵族渐渐衰落,平民渐渐抬头,新乐代替了古乐,职业的乐工纷纷散走。乐谱就此亡失;但是还有三百来篇唱词儿流传下来,便是后来的《诗经》了。”他的解释,虽合《诗经》成书的历史情况,但不够全面。朱先生只说各国的太师和乐工是搜集和保存诗歌的专员,而忘记提周王朝的太师和乐工,他们是《诗经》和周乐的编订和保存的主要人物。高亨先生在《诗经选注》中说:“周王朝的领主为了充实

格式,小孩就不会想到死吗我小孩子我已如对偶、小孩就不会想到死吗我小孩子我已排比、对比、设间等,也同样有感情与想象在起着重要的作用。《诗经》所使用的语言,既丰富而又多采;它有许多不同意义的字,组成了生动的词汇。三国陆玑首先做了一本《诗草木鸟兽虫鱼疏》,将有关草木鸟兽虫鱼的名词,分门别类地罗列。关于衣、住,礼乐制度、战具、日常用品者,清人曾作《诗经传说汇纂》一书,解说甚详。由上可证《诗经》名词的丰富,和诗人对客观事物认识的广度和深度。动词方面,据后人统计,仅表手动作的,就有五十多字。《关雎》、《芣苢》两诗中的动词,即可证明诗人的细致的辨别能力。至于形容词方面,那就更多了。《关雎》的窈窕、参差、展转,《氓》的蚩蚩、涟涟、沃若,都是。诗人用丰富多彩的形容词来绘景塑形,愈添诗篇的鲜明生动。有些词,经过二千五百多年,一直到今天还在使用,如“尸位素餐、秋水伊人、高高在上、`惩前毖后”等,也成了常用的成语了。这不但说明《诗经》的语言丰富凝炼,且对我国民族语言发展有极大的贡献。《诗经》的句法,主要是四言的;但到诗人情 个主体,也不又必须取得有机的内在联系。清代吴乔《围炉诗话》中有一段极其情辟的话,也不他说:“文之辞达,诗之辞婉。书以道政事,故宜辞达;诗以道性情,故宜辞婉。意喻之米,饭与酒所同出,文喻之炊而为饭,诗喻之酿而为酒。文之措辞必付乎意,犹饭之不变米形,嗽之则饱也。诗之措辞不必付乎意,犹酒之尽变米形,饮之则醉也。”吴乔的话,虽不全面,但他分析文(应指非文艺性散文)与诗的区别,同是表达思想(意)而方法不同:前者是采取直接表达的方式,后者则运用比兴,通过形象未间接地表达。而这种形象,又不限形象本身的意义,而能够通过个别以反映一般,也就是寄托。这种经过物我交融后的形象就象米酿成酒一样,已不是原来的形象,而是一个使人为之“醉、具有很强感染力的新的创造了。我个人认为吴乔分析比兴的本质是十分深刻的。研究、分析我国自从《诗经》以来的古典诗歌中比兴手法,在含义上、用法上、作用上的发展,并进一步批判地继承这种手法,对我们今天的诗歌创作来说,是有相当重要意义的。

相关内容

随机阅读

热门排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