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发表

"当然是第一次,接到通知的时候我都哭了。我不愿意到这个地方来。这地方风气太坏。"她回答我。 这是北坞乡茶场的雨雾茶

发帖时间:2019-11-02 06:40

  向问走过去拿了一袋茶叶来,当然是第一都哭了我不地方来这地放到万丽面前,当然是第一都哭了我不地方来这地说,小万,这是北坞乡茶场的雨雾茶,虽然名气不大,但品位相当高,你拿一点去尝尝。万丽一下子站了起来,脸都红了,说,向秘书长,这怎么可以,我什么都没有——向问却摆了摆手,不让她往下说,他继续说道,写文章,我是深有体会的,要集中注意力,要镇定神经,像我们男同志呢,还有个烟可以依赖,你们女同志,恐怕也不会去抽烟,茶是镇定神经的好东西,而且对身体有益无害。万丽心里很过意不去,但也只能点点头。向问又说,过去你可能只是听说茶会使人神经兴奋,有的人到了晚上,甚至到了中午、下午就不能泡茶喝了,喝了晚上睡不着觉,头一回听说茶能镇定神经吧。万丽说,是的。向问说,那就是各人的体会不同了,我对茶的体会就是这样,我睡觉前,还就喜欢喝一壶新泡的茶呢,以后你试试。

向问果然已经替万丽解决了副处的待遇,次,接到通在宣传部提了个部务委员。万丽心里很虚,次,接到通在大院里走的时候,都不好意思抬头看人,怕大家瞧不起她,但大家见了她,个个笑容可掬,热情洋溢。向问见万丽不说话了,知的时候我收敛了笑意,知的时候我说,怎么了,这一两句话就被问倒了,你以后怎么干工作?万丽只得坦诚地说,向主任,这确实是我的问题,但是,我现在面临的,还不是造房子卖房子的难题。向问又笑起来,口气轻松,话语却厉害起来,说,那你急急忙忙陪我看房子,却不是要推销房子,那就是别有用心啦?

  

向问近两年心情一直不太好,愿意到这他从市委副书记的位置下来的时候,愿意到这增补进市人大常委会当了第一副主任,各方面都做好了该做的工作,大家也都有了心理准备,知道下一届的南州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就是向问了。哪知偏偏在人大换届前两个月,一位从南州出去的后来在外省当了副省级干部的老同志提前回南州了,因为年龄关系,还得安排一任任职,省委王书记亲自关心这件事情,于是,眼看着向问已经要坐上去的人大常委会主任的位子,不得不让了出来。向问得知这个消息后,曾经想立刻换个方向,到市政协当主席,但市政协主席的位子已经早就定了,而且是铁定了的,挪不动,最后的结果是委屈了向问。向问这一出一进,差别可就大了,这一年,他的年龄,刚好可以再干一届四套班子正职,却已经超过了当副职的年龄线,所以,要么就是当正职,要么就回家了。向问在这两个月里没有少跑省委,甚至还跑了几趟北京,但最后还是回了家,年龄这东西,说可怕,有时候还真的很可怕。向问开始也不说话,风气太坏目光一直平平和和地看着她,风气太坏好像要在她脸上看出些什么东西来。看了半天,向问忽然说,万丽,考虑过自己的工作安排没有?万丽原以为向问会跟她拉几句家常。细细一算,从向问离开南州到今天已经四年多快五年了,向问回来后,万丽去党校前虽然见过向问一两面,但没有说话,甚至连起码的问候也没有,所以,今天的相见,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久别重逢,向问怎么也应该嘘寒问暖说几句呀,哪料他一开口就已经在谈工作,万丽心里一酸,但是忍住了,知道向问在等她的答复,就老老实实地说,还没有想。向问点了点头,说,也是,刚刚才回来嘛,哪有像我这样性急的,是不是?向问秘书长的到场,她回答我使得万丽的婚宴规格提高了许多。本来孙国海单位的几位领导,她回答我也因为有其他事情不一定能来,但后来听说向秘书长要到,他们都推掉了其他事情,齐齐地到了。过了些日子,许大姐到市委开会,碰到了市委一把手洪书记,洪书记特意停下来,笑眯眯地看着许大姐,说,老许啊,给你们那个小万带个信,她结婚,请了张三请了李四,就是不请我啊。许大姐有些猝不及防,脱口说,洪书记,小万哪敢请您啊。洪书记笑着摇摇头,又说,我这个当一把手的,给下面的印象,就这么凶啊,连喜酒都不敢请我喝。许大姐已经调整过来,赶紧说,您工作忙,不敢惊动您。洪书记笑道,还是个不敢嘛。你跟小万说,叫她补请,不然我心理不平衡。走廊里还有其他人,都跟着笑起来。

  

向问上了自己的车,当然是第一都哭了我不地方来这地走了,当然是第一都哭了我不地方来这地万丽的车,一等跟在后面,但她没有急着上车,而是等向问的车开走了,看不见了,她才走过去,对司机小白说,你在这里等一等,我进去看看。明显看得出,小白犹豫了一下,好像要说什么。万丽问道,小白,你想说什么?小白才说出来,万总,这个楼盘,已经盘给建一房产了。万丽一下子收住了脚步,脱口问道,已经盘给别人,怎么昨天的报纸还有我们的广告?小白谨慎地摇了摇头,没有再多说什么。向问深知万丽的心思,次,接到通不仅没有生气,次,接到通反而更进一步让她放心,说道,也许你不相信我的话,但我可以跟你说,别说向一方根本不要去你那里,即使向一方真的想要去,我也会说服他,叫他不要去。万丽简直是张口结舌。向问笑了,这下子放心了吧,要是还不放心的话,我们签个合约怎么样?我现在不干组织部长了,别的人我不能管了,但我的这个侄子,我自以为还是能听我的话的。

  

向问说,知的时候我小万,知的时候我对不起,既然你这里不是水景房,我就不浪费时间了,我到其他小区看看,你陪我还是不陪我?万丽说,当然——向问道,你当然是愿意陪的,但是我不想要你陪了,你要是有时间,还是下了车,实地考察考察自己管辖的这些楼盘吧,人事的问题固然重要,集团上层的关系固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难道不是你们的实绩?万丽点了点头,既然向一方的阴影扫去了,而向问也确实对她关爱有加,万丽就也不必再装模作样地候着了,都是过来人,谁能不明白谁,所以她老老实实地说,好的,向主任,我正好了解了解我们楼盘的情况。

向问无疑是很喜欢很看重万丽的,愿意到这向问在组织部长任上的时候,愿意到这也曾毫不隐瞒自己的观点,跟许多人说过,我就是看中了万丽,她跟另外的一些女同志确实有不同之处,就是她头脑清醒而心胸豁达。这句话的意思,换一种说法也可以,就是该敏感的时候特敏感,该麻木的时候特麻木。这个评价应该说是到位的,既很契合万丽的实际情况,也从另一个角度显示了向问作为一个市委组织部长的不同凡响和人性化色彩,虽然他现在退到二线,应该算是个老人了,但是他的这种敏锐的思想,却是久久地弥漫着的。万丽犹豫了一下,风气太坏没有立刻回过去,风气太坏康季平却已经感觉到了她的犹豫,信已经过来了,说,我知道你在犹豫,董部长这个人,外面是有些传说,你可能有所顾虑。万丽犹豫和顾虑的正是这一点,万丽写道,那我怎么办?却轮到康季平犹豫了,万丽等了半天他的信才过来,说,一切看你自己的掌握了。万丽也下了决心,说,好,我立刻就出发。就在发出这最后一封信的时候,万丽差一点补上一句问他,康季平,你远在韩国,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连董部长的电话都带在身边?也太不可思议了。但因为事情的紧迫,现在也容不得她花时间去解决自己一直以来对康季平的疑惑。

万丽犹豫着说,她回答我我,她回答我我可能不大合适的,我自己也——许大姐说,小万,说实在的,我也是有难处啊,妇联的中心工作,也是围绕平书记提出的中心工作开展的,但是,这一阵,全市大规模修路建桥,机关里的争议也很多,甚至说市委领导里有两大派,支持派和反对派,但我就不相信,要想富,先修路,是平书记号召的,反对修路不就是反对平书记的倡议吗?许大姐说者无心,万丽听者有意,立刻想起向秘书长要发《省委内参》的那份材料,虽然最后是向秘书长自己署名,但毕竟是她起草的,更何况,万丽不能眼看着向秘书长去反对平书记呀,心里一急,就问许大姐,许大姐,您知不知道《省委内参》的情况?万丽有点窘,当然是第一都哭了我不地方来这地因为有时候她确实是这样想的。康季平说,当然是第一都哭了我不地方来这地女同志就是太爱面子,争来争去,争的也就是一个面子,好像领导表扬了你,没有表扬其他女同志,你就占了大便宜,就赢了什么。万丽老老实实地说,也不是想占什么便宜,就是你说的虚荣心吧。康季平说,所以,我要帮助你,就不会在调个座位这样的水平上帮助你。但万丽仍然心心念念想知道到底是谁让沈老师关照她的,问康季平,你说那会是谁呢?康季平说,你觉得坐前排坐后排有区别?万丽说,不是人人有你那样的高水平,坐在前排的人,每次都能和领导握手,说话,留下姓名,甚至更进一步的联系,聂小妹还让吴部长给她签名,像请歌星签名那样。康季平说,那你会那样做吗?万丽说,我不会的。康季平说,所以嘛,别人可能对坐前排比较重视,但你大可不必对坐前排这么敏感,坐就坐了,不坐就不坐,别看得那么重好不好?

万丽有点难堪,次,接到通赶紧说,次,接到通惠市长,孙国海喝酒没有数,一喝多,就胡言乱语——惠正东说,万区长,你别多想,尽管放心,这是男人和男人之间的快乐,你不用看得那么重。就这一句话,说得万丽心里一酸,差点掉下眼泪来,什么叫体贴人,什么叫善解人意,为什么孙国海永远就不能明白一点点她的心思,或者他是明白的,那么他为什么就永远不能顾惜一点她的感受呢?电话里听得见那边还在闹着,惠正东又说,万区长,有件事情,我要向你坦白,今天我喝多了,就跟国海说,听说当年万丽追你可是追得好辛苦,万区长,有没有这回事?你听了不会生气吧?万丽有些措手不及,知的时候我事先一点消息也没有,知的时候我甚至都没有征求她本人的意见,通知就放在她面前了。万丽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是向问安排的。但是向问为什么连她本人的意见都不听一听?万丽给康季平打了个电话,系办公室的老师说康季平生病住院了,万丽也没多考虑,急忙赶到医院去看望康季平。

相关内容

随机阅读

热门排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