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发表

"比他更可怜的人还有很多,要不要我给你介绍几个?" 又隐隐约约浮上来了

发帖时间:2019-11-02 07:00

  这是电影的手法:比他更可怜空间与时间,模模糊糊淡下去了,又隐隐约约浮上来了。巧妙的转调技术!

胡兰成此时尚在南京伪政府,人还有很多,要不要但每月总要回上海住上八九天。每次回上海,人还有很多,要不要不回家,却先去看爱玲,踏进房门便会自然地说:“我回来了。”要到黄昏尽,才从爱玲家走出,回自己居住的美丽园家里。其实,无论是年龄、经历、观念,甚至审美观,胡兰成都有别于张爱玲。他们之间有着许多区别和不同,如张爱玲的自私、冷漠,不多愁善感,恰与胡兰成悲天悯人、恃才傲气,形成对比,有时竟如冰炭般鲜明。两人的交谈轮回转换,日月风云,由历史到戏文,由艺术到起居,呈万花筒般在两人的对话里旋转。这对于他们都是第一次,爱玲是第一次恋爱,胡兰成是第一次与一个集大雅大俗于一身的女才子恋恋有情,因此新鲜与欢快充溢在两人的交谈之间。张爱玲其实是将其小女孩般的玩物及其老年人样的成熟全搬出来给胡兰成看,使胡兰成在选看时常要觉着诧异与不安:如此幼稚又如此老道,如此零碎又如此庄严。他完全被张爱玲奇人奇事所迷住。此时的胡兰成已是有家室之人,但胡兰成从来是没有是非界线的,他只是任情与张爱玲发挥他的小聪明,使张爱玲愈来愈沉浸在对胡兰成的好奇与喜欢中。后来,胡兰成的夫人因此而与胡离婚。胡兰成长张爱玲一十五岁,我给你介绍又经历人事沧桑,我给你介绍略有才华,加之性情别致又别趣,因此颇能读懂张爱玲的人和文。后来,胡兰成为张爱玲写了一首诗,此诗颇能道中张爱玲的心事,于是张爱玲也回信:“因为懂得,所以慈悲。”从此信始,两人关系日渐亲近,天天坐谈文学艺术。

  

胡适分析许序与鲁迅的小说史,比他更可怜列举二人所记传闻的矛盾:许:赵朴斋尽买其书而焚之。(显然出单行本时赵尚未死。)——胡适序第三节此书结得现代化,人还有很多,要不要戛然而止。作者踽踽走在时代前面,人还有很多,要不要不免又有点心虚胆怯起来,找补了一篇“跋”,一一交代诸人下场,假托有个访客询问。其实如果有读者感到兴趣,绝不会不问李浣芳是否嫁给陶玉甫,唯一的一个疑团。李漱芳死后,她母亲李秀姐要遵从她的遗志,把浣芳给玉甫作妾,玉甫坚拒,要认她作义女,李秀姐又不肯。陶云甫自称有办法解决,还没来得及说出来,被打断了,就此没有下文了。胡适又指出韩子云一八九一年秋到北京应乡试,我给你介绍与畅销作家海上漱石生(孙玉声)同行南归,我给你介绍孙可以证明他当时不是个穷极无聊靠敲诈为生的人。《海上花》已有廿四回稿,出示孙。次年二月,头两回就出版了,到十月出版到第二十八回停版,十四个月后出单行本。

  

胡适指出书中诗词与一篇秽亵的文言故事都是刻意穿插进去的。为了炫示作者在别方面的辞章之美。那篇小说中的小说几乎全文都是双关引用古文成语,比他更可怜如“血流漂杵”,比他更可怜原文指战场伤亡人数之多。不幸别的双关语不像这句翻译得出。那些四书酒令也同样引经据典,而往往巧妙地别有所指。两首诗词的好处也只在用典圆熟自然,译文势必累赘,效果恰正相反。这几处是我唯一的删节。为了保持节奏,不让文气中断,删后再给补辍起来,希望看不出痕迹。胡腾把小黑人分作“婴儿型”与“成人型”(也就是老相)两种。据他说,人还有很多,要不要刚果森林里两种都有,人还有很多,要不要新几尼亚内地山上也两种都有,马来半岛大概也都有。菲律宾、安达门群岛只有“婴儿型”,稍微高些、黑些,黑眼睛,体毛胡须不多,但是比黑人多毛。“婴儿型”大概后起。非洲与海洋洲都是两种都有。他认为两大洲小黑人同源,发源地应当是一个中间区域——亚洲。亚洲别的种族比他们高大健壮,又比他们进化,把他们排挤到边远地区,分投东西两端,到他们现在的居留地。小黑人的祖先并不矮,是最初还不分种族的人,比较接近早期白种人。多数人种学家相信非洲小黑人的祖先是普通身材、多毛的“非黑人”,也跟胡腾心目中的一切小黑人的祖宗相差不远。“非黑人”也“非黄种”,因为黄种人不多毛,而早期白种人比现在还更是“老毛子”。

  

胡腾分析印第安人的血统,我给你介绍叙述他们在一两万年前远足赴美的时候,我给你介绍黄种人、“澳、虾”早期白人、现代型白人、与刚变小的小黑人都在东亚“转来转去”。不论小黑人变小是在亚洲哪一部分,从东亚去非洲,从西亚或南亚到东亚,新疆都是必经之地,应当有过小黑人。“红柳娃”就是躲在红柳树林里的小黑人,当然没有后来传说的那么小,而且非常原始,不穿衣服,不会衣冠楚楚。把他们打扮成华丽的玩偶,这是新疆人的幻想加上去的唯一的装点。

胡腾相信澳洲土人是早期白种人掺入小黑人血液,比他更可怜现代人里面最与虾夷相近。虾夷从前可能横跨亚洲,比他更可怜蔓延到欧洲俄国西部都有。俄国农民大概虾夷的成份很大。“你疯了——他们已经六个人只有两个女人。这一定会闹出人命来。杰克,人还有很多,要不要劝你死了这条心,”克利斯青说。

“你还问,我给你介绍你没听见说怎样对待我?”“你为什么干这事?”他问杨,比他更可怜说得特别快,好让这些女人听不懂。

“你有保障(指他是正规海军人员)。我要是像你一样对他说话,人还有很多,要不要会吃鞭子。如果打我一顿,两个人都是个死——我抱着他跳海。”“你这狗!我给你介绍你偷了一半,还说一只!”召集全体员工大骂,罚扣口粮,主食芋头只发一半,再偷再扣一半。

相关内容

随机阅读

热门排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