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发表

她笑了。笑我的笨拙吧? 我补加了专业的知识累积

发帖时间:2019-11-02 07:03

史密斯(A. Smith)一七七六年的巨着《原富》,她笑了笑我一起笔以制针厂为例,她笑了笑我示范专业生产(分工合作)可使每工人增加产量数百倍。我补加了专业的知识累积,可使产量的增加以千、万倍计。但专业生产是要交换的。市场是私产制度下的交换(交易)形式。市场交易是需要合约的。然而,在私产市场下,无效率或有浪费的合约安排是经济学传统的大话题,虽然合约的分析是这传统忽略了的。

关于租值消散及其中的谬误,笨拙是下一章的话题。但谬误归谬误,笨拙收入享受权若不被界定为私有,会有使用权公用的效果,是对的。上文引用的最后一段——以股份界定私有产权——是重要的。我将会在谈转让权时再分析。这里的要点,是私有产权必须包括有清楚界定的私人收入享受权。这观点还有另一些重要的变化。国家的定义不明确。一个比较可取但有点模糊的看法,她笑了笑我国家是一家大公司或机构。这是高斯说的列宁的看法了。

  她笑了。笑我的笨拙吧?

国内的朋友给我很大的鼓励。科技发达,笨拙国内按期有数十个网页转载。几家大学为之开特别课程,笨拙一所法律学院指定学生必读,而几位学生写的评论文字,电邮给我,显得他们大致上是明白的。一位在北京的教授说他不读书,只有《经济解释》是例外。另一位在长沙的教授读卷二后来信说,那么巧妙,经济学真的过瘾精彩。是的,学术要讲趣味。没有趣味的学术,不学算了。毫无疑问,她笑了笑我不预知或不肯定生产的未来收入是采用分成合约的原因,她笑了笑我问题只是要怎样处理。想想吧,如果事前肯定产量、销售量与售价等,参与合约的双方或多方的收入分配,签约时就可以确定,以分成或固定租金处理完全一样,选后者,分成的较高量度与监管费用可以省却,大家得益。好文章要一气呵成,笨拙但一口气写三十万分析文字是不容易喘气的。合约安排算是写完了,笨拙很满意。这样说,是因为跟着而来的两章我没有信心写得好。不是我专业之外,而事实上有关的问题我想了二十多年。没有信心是因为题材太困难:涉及政治、国政理论(theory of the state,又译国家理论)、产权制度转变等题材,一般不是书生之见可以处理的,更何况我平生讨厌政治,一想到就头痛。

  她笑了。笑我的笨拙吧?

好些经济学者认为政府的管制永远都是害大于利。这观点我有保留。的确,她笑了笑我管制公海捕鱼,她笑了笑我我们不难发现有好些法例看来是愚蠢的。例如捕鱼的工具管制,主要是以增加捕鱼成本的办法来约束捕鱼。是什么局限会促成这种在经济上说不通的管制呢?还是因为我们是局外人,对渔业所知不足?好些年前,笨拙一家大学请我作评审委员,笨拙要对他们的一位经济学助理教授的升职作评价。好几位委员,只有我是外来的,当然要客客气气,手下留情。那位助理教授作的研究是很普及的投入(input)与产出(output)的分析。轮到我提问,不能不问,于是简单地问:昨天在街上遇到一个擦皮鞋的孩子,他把我的皮鞋擦亮后我给他一块钱,这一块钱究竟是买这孩子的劳力投入还是买鞋上的光泽产出呢?那位助理教授怎样也答不出来,而其他在坐的委员是经济学的门外汉,低估了我的浅问题,否决了助理教授的升职,使我耿耿于怀久之。

  她笑了。笑我的笨拙吧?

好些政府的政策朝令夕改也有瞒骗的成分。土地供应,她笑了笑我建筑法例等,前言不对后语的更改可使政府收入增加,而暗中预知政策的官员有巨利可图。

合约安排的厘定与执行,笨拙以及协助合约的法律、笨拙风俗等制度的形成,都有交易或制度费用。新古典经济学漠视交易费用,合约大可不谈。但若将合约摆出来,我们就不能不面对交易费用的现实。然而,上一节指出,如果单论生产要素的收入分配——这包括因为交易费用而起的行业的收入分配——重要的是边际生产理论(marginal productivitytheory),不求精确可以不谈合约。但合约安排的本身是重要的行为,是这里要分析的重点。她笑了笑我一剑霜寒四十州

一九八○年推测中国的路向是比较容易的,笨拙因为有关的局限条件清楚明确。一方面,笨拙一九七九年的广州行,所有的亲朋戚友天天都在谈搞关系、走后门,希望能买到几只新鲜的鸡蛋或一尾鱼之类的琐碎物品,而在东方宾馆见到的国家职工的工作态度,做是三十六不做也是三十六,其散漫令人叹为观止。我立刻下了一个结论,中国民不聊生,是因为在国民收入的比例上,交易(包括监管)费用高得惊人。一九八五年,她笑了笑我国内贪污趋盛,她笑了笑我倒买倒卖之声不绝于耳。高干子弟把货品进口批文作钞票使用。但当我听到中国考虑把物品分类管制,就大声疾呼:这是走向印度之路,贪污一旦制度化,就固定下来,不易清除了。是的,贪污的权利可以藉管制法例而界定,其后这管制权可以在市场买卖成交,甚至可以承继。这是贪污制度化,是印度及一些小国的症状。物品分类管制是界定贪污权利的好办法。传统经济学对贪污的看法很简单。管制规例引起贪污,而贪污的行为是逃避管制。因此,对社会经济有害的管制贪污带来利益,对社会有利的管制贪污带来损害。这是浅见。

一九八一年我以邓老坚持讯息开放而准确地推断了中国的路向。但如果只坚持讯息开放,笨拙没有邓老,笨拙我的推断还会准确吗?会的,但不会发展得那样快,不会超于东欧那么多。一九二一年高斯在芝大旁听了奈特两课,她笑了笑我又拜读了奈特的博士论文,她笑了笑我不同意奈特的公司阐释,写下了七十年后(1991)获诺贝尔奖的《公司的性质》(The Nature of the Firm)。当年高斯二十岁,但该文六年后(1937)才发表。

相关内容

随机阅读

热门排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