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发表

想不到这更惹火了她,她冲着我恨恨地说:"你了解什么?你什么也不了解。你什么也不懂。所以,你觉得什么都应该责备。等你成了家、有了孩子,并且也有我这样的遭遇......"她停住不说了,大概意识到最后一句话里含有诅咒的意义吧! “你们不应该问不相关的问题

发帖时间:2019-11-02 07:04

  我说:想不到这更“你们问我看毛片的事吧,想不到这更我到这儿来是因为看了毛片,跟我画画有什么关系呢?”我说着说着喉咙又堵住了,像谁往那儿塞了一把又干又硬的草。我大声地咳嗽起来,咳完了又说,“你们不应该问不相关的问题。”

她把那幅画收起来了。她说:惹火了她,“这幅画归我吧。”说着搬过一张小楼梯,惹火了她,站在楼梯上一伸手,把那幅画塞在堆满杂物的小阁楼上。我仰起脖子朝小阁楼上看着,她垂着眉眼说:“算了吧,还看什么呢?”她把手放在门把上,她冲着我恨停住不说回过头来说:“你还要干什么?还不够吗?”

  想不到这更惹火了她,她冲着我恨恨地说:

她把一只手绕过来。我又说我很困,恨地说你了话里含有诅我说:恨地说你了话里含有诅“困死了。”她轻轻揪我一把,说:“你以为我要干什么?”我说:“干什么?”她说:“我是想跟你说,我们回家去吧?涛涛呢也大了些,懂点事了,不会再那样了,你看我们就不再在这里住了吧?我们总不能长年住在外面吧?我们还是回家去吧?我们回家去好吗?回家,好不好?啊?”她把照片一沓沓地拿过来,解什么你什觉得什么都又一沓沓地拿走。她问我,解什么你什觉得什么都“你莫不是想要个天仙吧?”我说我还谈这种事干什么呢?她说:“你又没老,怎么不要谈?”我对她说:“你操这种心干什么,呆在家里好好歇歇不行吗?”她很敏感,说:“什么意思?我不能管你的事?我腿都跑断了为了谁?我图什么?难道我想沾你的光吗?不是我给你取了这个名字你有今天?”她把这句话一连说了三次,么也不了解说第三次时眼睛里汪着泪水。

  想不到这更惹火了她,她冲着我恨恨地说:

她半天没动静,你什么也不你成了等我感到她有动静时才知道她在哭。她哭得很伤心,你什么也不你成了声音一点一点地大起来,最后气都透不过来,呃儿呃儿地哽噎着,浑身颤票抽搐。“你终于呃儿,终于肯回、呃儿,回家了!我今天我真是,呃儿,我真是……”她说不下去了。她把身体贴过来,脸也贴过来,张开双臂抱住我。她的泪弄了我一脸。她把一条腿架在我腿上,用力绞着我的腿,下腹热烘烘地挤着我。我忽然有一种莫名的感动。我的感动到底来自哪儿?但它来得很快,像潮水一样漫过来。我也抱住她,用腿压下她的腿,接着又把自己压在她身上。她不断地耸动着,她也像潮水,一波又一波地涌着往上卷。她的手臂卷起来了,腿也卷起来,胸脯也卷起来了,她像一床被子一样从下往上把我包裹起来了。她眼里一直在流着泪,泪水漫了她一脸。她的头用力往后仰,嘴巴一张一合,发出来的声音很乱,长长短短,高高低低,说不清是在哭还是在喊。直到我从她身上翻下来,她还没把嘴巴合上,她转身抱住我,像鸡啄米似地亲我,用舌头舔我,舔得水渍渍的,吧哒吧哒直响,亲着舔着,然后又开始流泪。她本来打算冲了澡便走的,懂所以,你,大概意识到最后一句现在她不走了,懂所以,你,大概意识到最后一句把自己擦干了之后又回到了床上。我们在这张床上过了一夜。我在她身上把我心里的怨毒都泄掉了。我一而再再而三地把她压在床上,她说:“你疯了。”又说,“我真怕了你了。”但说归说,只要我压住她,她便显得柔情似水。下半夜她穿上衣服出去了一次,买了一包方便面。她说她想买牛奶和蜂王浆,但街上都关了门,好不容易叫开一个小亭子才买到这包方便面。她把方便面泡好,给我端过来,让我靠在床头上吃。我说:“你不吃吗?”她摇摇头说:“我就是买给你吃的,你累了呢。”她看着我吃,发呆一样。她的眼睑颜色很重,是赭色的,像上了眼影一样,使她看起来很妩媚,也很色迷迷的。

  想不到这更惹火了她,她冲着我恨恨地说:

她鄙夷地看着我,应该责备等样的遭遇她看了很久,说:“对不起,我以为你不知道。”

她边骂边扑过来撕我,了孩子,并像一只母狼似的。我猝不及防,了孩子,并脖子上被她用指甲划了一下。她的指甲带着风,凉嗖嗖地在我眼前飞来舞去。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非要跟我打一架?我躲到哪儿她扑到哪儿。大约是午夜,就在我们结婚的那个房间里,房门紧闭着,她追着要跟我打架。她充满斗志,显得非常亢奋非常激昂,几下就把我的衣服撕破了,把我的脸也划破了,她不但指甲带风,指头也像尖嘴钳一样,在我身上钳来钳去,又拧又掐。我们滚在床上,又从床上滚到了地上,她终于把我激怒了,我按住她死劲扇她的屁股。我扇得她噼啪直响。她是个小个子大屁股的女人,我扇一下她的屁股便颤几颤。我不知道她的屁股怎么样了,我只知道我把手扇麻了。她从地上爬起来之后不再打了,坐在床沿上褪下裤子看屁股。她的屁股红艳艳的,左一道右一道交叠着许多血印子。她摸着屁股呜呜地哭了。事情就是这么一步一步过来的。事情来了我却一点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在看毛片。片子一放我就知道是毛片,且也有我这而且是法国毛片。我心里咯登一下,且也有我这喉咙干干地说,怎么是全毛?陆东平一脸的无辜,也说,怎么是全毛?然后我们就直着两眼看下去了。我不知道阴谋已经开始了。在第一部片子放到一半,一男一女正干得热火朝天的时候,陆东平的呼机响了,他煞有介事地看看呼机,边看边说店里有点事。陆东平说得很自然。其实也没人管他自然不自然,都面红耳赤地盯着那一对嗷嗷直叫的男女。他也确实有一个书店,店面就在城东书市里。他拍拍一个跟他同来的姓陈的花脸的肩,说老陈跟我走吧,帮个忙。姓陈的花脸还显得不大情愿,但陆东平还是把他拉走了,陆东平说你看不够呀?房间里只剩下我和一个叫赵明的打鼓佬。他们走了没多久,就有三个人来找我。他们不是敲门,而是飞起一脚,把我的门踢得歪在一边,一块板子飞了起来,哐当一声落在床前,破茬白白的,很狰狞的样子。

事情就这样急转直下。事情每发展一步我内心的快感就多了一分,咒的意义就像在一个被水草覆盖着的泥沼里走着,咒的意义每一步都咕哧咕哧地响着,都感受到一种松软和震颤,都提心掉胆心慌意乱,真是又紧张又兴奋又好奇,想看看自己到底能走多远,会不会掉下去,真掉下去的话,会陷多深?会不会没顶?我也不知道自己怕不怕掉下去,想不想掉下去?她大概也一样。起码她让我觉得她也一样,否则我们怎么会这么默契?而且,她怎么会脱衣服?我们这样做本身就有些说不清,很过份,也很暖昧。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简直连空气都是暖昧的,酽稠的,弥散着一种蠢蠢欲动的膻味。她目光闪闪地问我,你真想画?我点点头。我的脖子都似乎有点发硬。她咬一下嘴唇,松开,又咬一下,什么也没说,就开始脱衣服。她的衣服从她身上到了她手上,又从她手上飘落到了一只靠背椅上。她脱胸罩和内裤时又咬了咬嘴唇,并且很尖利地看了我几眼。事实上后来我没有吃到他们的烧鸡。我又犯了从前的老毛病,想不到这更画着画着便开始抠细节。我有迷恋细节的倾向。于是他们便罚了我一顿晚饭。第二天早晨圆脑袋小伙子给我送馒头时。我问他为什么不给我送晚饭,想不到这更他隔着钢筋防盗门笑着,“不是不送,是罚你的饭。你好几天才画一幅,能挣到一天三餐吗?”

惹火了她,事实证明我的想法是对的。我找到了一条生路。谁想得到呢,她冲着我恨停住不说幸福的门就这样开了,她冲着我恨停住不说在这个水汪汪的到处生长粉绿色霉毛雨季里,吱呀一声开了。幸福就像一盆温乎乎的水一样泡着我啊,把我泡透了啊。我迫不及待地把那些藏了存折的画框翻出来,哗啦哗啦地又敲又拆,把藏在画框里的存折全拿出来,拿给李晓梅看,我说你看看我们的钱,我们去买房子吧?去买一套大房子,买它一套楼上楼下的。李晓梅把存折扒到一边,说先不说房子,先说说你还想不想死了?我说不想了不想了,我只想活到一百二十岁,一百二十岁还不够,要活它个两百岁。李晓梅便热辣辣地看着我。我又把存折拿她面前,说现在我们说房子吧,我们要结婚,就一定要有房子,要有大房子,我们要请装修公司,要让他们给我们装修得跟皇宫一样,我们还要去买最好的家俱,买它一张大大的床,再买大沙发,买大彩电,买豪华音响家庭影院……李晓梅一直热辣辣地看着我,眼睛都不眨一下。

随机阅读

热门排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