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间:2019-11-02 07:36  "你说什么?"
  •   从姨父寄到大布里士的一封信中,我已经得知了一些亲戚们的遭遇。信中他邀请我回到伊斯坦布尔,说他正在为苏丹殿下编纂一本秘密书籍,而他需要我的帮助。他听说我在大布里士时,有一段时间曾为奥斯曼的帕夏们、地...

  • 时间:2019-11-02 07:34  就在等待分配工作的空闲中,厚英开始了文学创作。
  •   他回到自己的小房间,收起行军床,把半自动步枪擦拭干净,拿起洗漱用具。路上,走在树干已经刷白的桉树林和一张张表扬整洁、夸奖遵守纪律的通告中,他突然想起今天是独立日①,即犹太历依雅尔月5号。今天他们排...

  • 时间:2019-11-02 07:02  "何叔叔请他去的。"我平淡地回答。
  •   信寄出后四个月,我从我们旧居的理发师那里听说黑已经回到伊斯坦布尔,接着邀请他来家里。我知道,我的故事当中有把我们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一种伤感与幸福。...

  • 时间:2019-11-02 06:35  "你来了?来了很久了吗?"我慌忙起身,问奚望。
  •   申鲍姆撅起嘴唇。立即想到自己已经上了年纪,但这个念头只是在他的脑海里一闪而过,他自言自语道:好啊。我们回头再说。扎基,要不就是阿扎利亚。他迅速估算了一下孩子的年龄,他至少十一岁,或者已经十二岁了。...

  • 时间:2019-11-02 05:09  "你给何叔叔缝了个烟荷包?"
  •   十二年之后他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在窗口多呆了一会儿,沐浴在晚霞的深红余晖中,虔敬地望着花园在这种光芒中逐渐变成浅红色,继而再变成橘红色,直到傍晚的寒意把我唤醒。外头没有风。如果街上有人经过,或者我...

栏目相关

热门排行

友情链接